一场三小时的无稽之谈

我们的第一次播客。

这一期播客纯属意外。受到已经快两年没见的老友张潇⾬老师邀请,确认“什么都不⽤做, 只用聊天”之后,我欣然答应了。但此前我并不不知道,张老师已经是播客界的大红人,真实地影响了非常多人的思想和⽣活。我也不知道,《得意忘形》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这期节⽬,对于长期听众们,是一个惊喜。

在我办公室的阳台上,我们打开了两瓶啤酒,看着眼前北京盛夏的葱葱郁郁,听着喜鹊和楼下装修⼯人的喋喋不休,就这样开始了一场漫⽆目的,毫⽆无准备的“灵魂对话”。内容包括:

创业、中年危机、投资、区块链、资本主义、认识自我、冥想、公司、爱、减肥、教育、未来……

三个小时,没有剪辑。对于播客这种形式,我觉得它是真实和私密的。与文字不不同,说话或对话,是一种即兴的意识流。它很难被修改或修饰,也不不能被强求和重现。它只属于某一个空间,某一时间和某个人。

既然人⽣也是⼀场好奇结果,但不掌控结果的即兴实验,那就让它发生吧。

播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