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 20 x 12 Club 的邀请信

我们又创造了一个新物种,线上冥想社群。

封面&插图/Shai Azoulay

每个个体的人生都是一场实验。我们存在的唯一意义是活出一种独一无二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并不是指生下来户口本上的名字或死后墓碑上的碑文,而是指从生到死的每一个“此刻”,尤其是那些自发的创造性瞬间。

《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系列产品就是这样的创造性瞬间。从分享冥想体验,到做冥想小程序,再到播客和文字系列课程,每一次都是自然而然,毫无目的,却又乐在其中的。

中国有机会接触到冥想的人很少,能遇到靠谱的方法或指导的更少,还能长期受到激励,坚持练习的人,少之又少。我并没有意愿做老师/教育家/布道者,我只是做了一些感到“自己不得不去做”的事,用贡献的方式学习着。

不过我总忍不住想,这样够吗?

人们真正需要的产品是什么?

什么才是教育?什么才是学习?

冥想本身是一件特别私密,特别个人,特别孤独的事情。而且,它无法通过理性思考或被强制灌输理念而对人产生吸引力。冥想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方法简单至极,难的却是让头脑不去寻找复杂。所以最有福之人,就是不需要看书,不需要听讲,不需要被鸡汤鼓舞,只是傻傻地练习,直到直接“见到了”它的价值的人。

在尼泊尔的静修后,我觉得我找到了答案。那十几天里,除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上的简单方法,我再也没有得到过任何讲解。就算是在每天 10 分钟的一对一答疑中,我也觉得老师的精神力量给我的鼓励远远大于语言的点播。心灵与头脑不同,是无法被语言直接“解决”的,否则也不用去修,去见,去练习了。

可我是怎么不知不觉坚持了每天 17 个小时的练习,走的时候还意犹未尽呢?这种力量的源泉在哪里?

1. 同伴

我与 20 来个同时禅修的同伴们从头到尾零交流。可是他们每天都在深深影响着我,因为他们真的太努力了。每天 4 点钟听到钟声想赖床的时候,刚来的两天想要刷手机休息的时候,晚上双腿疼的不行想提前结束的时候……只要看到这些无声的同伴,这些年纪,身份和入种都各不相同,与我也只是萍水相逢的同伴们练习的背景,我也总想再坚持几分钟。

佛祖总结过修行智慧这条路的“三宝”中最后一个就是“僧团 sanga”,和有智慧的人呆在一起。无需言语,那种求真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能量。

身处社会,无时无刻不被“关系”所影响。否则,我们没必要迫于社交压力去点赞别人的朋友圈和编辑展示自己的生活。当然,你可以选择一个人呆着,用强大的内心能量去解决所有的疑虑、怀疑、懈怠、孤独。不过,大脑总是可能自我欺骗,自圆其说,最终编织出一个放弃的理由。

2. 记录

抵御大脑自我欺骗的方法是有一些,其中一个是记录。我发现对于真正的修行者,书籍、课程、APP、 甚至计时工具都不是必要的。唯一所有人都必要的是笔和笔记本。每次坐禅或行禅后,大家都会把这一次的经验尽可 能详细地记下来。有时候体验特别新奇特别多,甚至会写几百字上千字的冥想日志。

人的记忆会随着时间被不断主观篡改。但立刻写下的冥想记录相比起来就十分真实。它不仅让你可以回顾自己的具体体验、总结困惑、进步和特别需要求助别人请教的问题,还能增加练习这个旅程的意义感和满足感。写作本来就是一件有关自省、自愈、自我成长的事情。

在冥想被推崇的西方,甚至有很多专门用来分享冥想日志的论坛。人们不仅记录冥想体验,还会记录相关的对生活的影响,就像真正的日记本。而正是这种普通人的,平凡而真实的记录,成了陪伴和鼓励他人最好的工具。人们常常在这些帖子下留言,比如自己有过相同的体验,比如受到了激励,消解了孤独……陪伴他人成长,也能灌注内心以能量。

3. 经验

冥想如同运动,如同吃饭喝水,不是逻辑思辨,而是亲身实践。老师比学生多的,只是无数次更多的体验,和由体验而升起的智慧。真正的修行之人总说,一定要去寻找上师,没有老师是不行的。然而上师这件事可遇而不可求。我也是自己默默练习了 2 年多才遇到这辈子不知道会不会再见第二次的“老师”。更何况,普通人学习冥想也并不一定是为了“修行”,不必遵循一条严格的道路。

有更多冥想经验的人把真实的,共通的经验分享给有更少经验的人,在能力范围之内“启发”,而非“解答”初学者无法通过自己解决的疑惑,这在我看来就是“老师”的意义。

练习冥想是一场伟大的自学, 因为它通往的真相在自己身体之内,不在书本或外物之中

明白了这些,我又有了创造的冲动。然而,目前的所有线上教育和社群产品都无法满足我的想象。在互联网和区块链行业几年的经验带给我的常识是:

● 内容永远应该免费

信息的边际复制成本为 0,这意味着我们无法再通过商品的边际成本去定义商品最低价格。我坚信信息经济带给人类的未来是一个开源协作的社会。开源生产的生产资料必须是公共资产,而非稀缺有限的私有资产。你所生产的所有信息,也会成为他人的生产资料。我们的一生都是用信息去生产信息的过程,而贡献就是最好的学习方式。(点击阅读《开源协作——人类的未来》)

所以我认为所谓的“知识付费”模式是不存在的。因为真正有价值的公共内容必然会免费,好的内容也会形成竞争。市场上被“付费的内容”本质上是一种服务,比如专门为某一类人群缓解焦虑,在有限时间达到某个应试的目标等等。这个叫服务,不叫知识。

● 线上组织应该是小型、临时、去中心的

今年年中我几乎退出了所有与工作领域相关或不相关的所有大型群聊。几个月前,我们解散了“禅与宇宙维修艺术”的读者微信群,还记录了最后的 24 小时。(点击阅读《十二时辰,原地毁灭》/

因为我发现,任何超过 100 人的微信群就基本失去了意义,二八现象非常严重,活跃的永远只是那几个人,而大多数人会感到发言的压力或被群体聚焦的不适,默默潜水。另外,对群的核心人物,比如群主的簇拥和吹捧会成为此群的主要话题。不一致的意 见会越来越少。这和乌合之众有什么区别?大家只是在一个信息茧房里彼此加深固有的观点罢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一直不解的,为什么所有的群都是永久的?如果一个生命体没有死亡,它的生存还有什么意义?与其等某种组织身份,某个群聊的内容成了个体的负担而促使其退群,为什么不主动让它成为一个临时组织,减轻大家的心理压力?这就是为什么,“禅与宇宙维修艺术”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有一个扫码自由加入的快闪群,7 天之后自动解散。自从这样调整了线上互动和组织的形式,我感到无比轻松。人生本就有聚有散,有离别才懂得珍惜。

经过几个月的内部讨论,结合对冥想,教育和互联网的理解,我们设计了一个符合自己内心期望的线上冥想社群的初级形式。我们给它起名叫 20 x 12 Club

如何加入 Club ?

20 x 12 Club 是一个付费会员制小型、非永久线上组织。

20 个人为一个小组,维持 12 周,12 周后 自动解散。

加入 Club 需要经过申请和简单的 mentor 线上文字或语音面试。

正式加入需付费 600 元/每人每期,每期 12 周,期间退出不予退款。

20 x 12 Club 的核心价值是:创造一个有利于自我学习相互学习的环境。

Club 能给你带来什么?

建立适合自己的冥想习惯,并尽量每次记录日志。每周至少提交一篇自己的冥想日志,字数在 100 字以上。超过 7 天不提交即被退群。每人在 12 周期间有 2 次请假机会。

管理员将收集到的上一周所有小组成员冥想日志集结分享在群内,供成员间互相启发,互相陪伴。所有的日志信息仅限群内分享,不能外传。

Club 成员可以随时在群内 @ 管理员提交正式的问题。管理员也会通过大家的日常讨论归纳总结通用问题。每周有 1 小时线上 live 答疑及讨论时间,由 mentor 就一周的问题集中答疑解惑,给予启发性的答案并与小组成员进一步实时讨论。

所有人的个人练习都是不同进度,没有标准时间轴的。《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线上课程只是参考练习方法之一,不是标准教材。Club 也没有“老师”和“教课”,只有激励、陪伴和启发。真正的老师是你自己。

**12 周之后会发生什么? **

12 周 Club Memership 到期后解散微信群,并以以太坊 ERC 721 (一种独一无二,无法销毁和复制的区块链链上资产凭证)形式发放区块链上的永久性 Membership 证书。如想继续参加需二次报名,但无法保留原来的同组成员组成。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教育的本质。在信息时代,“知识” 是免费的,无处不在的。教育要做的是创造一个彼此激励,互相启发的环境,而不是自上至下的权威式教导。尤其在冥想,或者说在“自我精神探索”这件事上,难的并不是方法,而是坚持的动力。

这就是我想为这个世界带来的产品和服务。一个关于冥想的,教育的,组织形式的,商业模式的实验。如同我所发起过,经历过的所有实验一样,我并不知道它会生产成什么样子。也许有一天 20 x 12 Club 会变成一种新型的教育形式,主题从冥想扩展成为了各种各样的内容领域;也许它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货币化,改变单次付费的消费模式,让早期用户也能被激励;也许它会孕育出真正的 DAO,成为完全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不过现在,我只希望它能实实在在地给你的冥想练习带来一些帮助。对 20 x 12 Club 感兴趣的朋友,请添加以下微信,期待你的到来。


■ 本公众号接受 BTC 和 ETH 打赏

BTC 地址:3Gm3e79QrpbFSYC64GYm1jYezekCYk72gU

ETH 地址:0xE4cD2f942f9a9Cc1c1ABc897C784129B5C57a5bf

冥想 

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