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贪

栏目介绍: 「不贪」是维修师们的新栏目,原创内容会同时发布在 butan.io 及「禅与宇宙维修艺术」的公众号上。不贪倡导高质量的理性消费,通过将物质消费与精神世界联系在一起,帮助人们转变生活方式。欢迎投稿及讨论,联系微信:15972150427。 不贪,只买一件就够了。

作者:Jade, co-founder and CEO@BES (Blockchain Economics Studio). Entrepreneur, ex-finance, crypto enthusiast.

什么是贪?贪、嗔、痴是佛学中所说人的根本烦恼。贪,是对于喜好的过分偏执;嗔,是对于讨厌的过分偏执;痴,是根本的不明事理的实相而做出贪或者嗔的反应,所谓因爱生贪,因恨生嗔,因对爱恨的执着生痴。

可见,广义的贪,包括由人的所有色、声、香、味、触等感官出发的喜好执着,然而,聚焦到今天统治了世界经济,甚至也统治了人性的“消费主义”。我们只谈物质消费者这一个话题。

想想我们每天衣食住行,需要消费和消耗多少物质?又有多少是生活之必须?还有多少是还没有消耗就构成了浪费?出生在工业社会之后的我们,对于物质的丰盈已经习以为常。但真正让我们习以为常的,是整个社会的消费文化。

南怀瑾曾在上个世纪说,现代社会只在 4 个轮子上面转,达尔文的进化论,佛洛依德的性心理学,马克思的资本论,凯恩斯的消费创造生产。

消费决定生产。决定整个经济发展就是今天统治世界的美国文化的根基之一。美国每次遇到经济萧条,就会降低储蓄刺激消费,直到所有的金融工具失效。然而消费主义有它的极限。这个极限就是,人作为肉体动物,能享用的物质有限,而作为精神动物,一天只有 24 小时。

再问什么是贪?桌上山珍海味,你已经饱了还要全部吃完,这就是贪。衣柜已经塞不下,你还总觉得缺一件,这就是贪。但真正的贫远不止于此。消耗超过自己需要的资源,消费超过自己能消耗的程度的商品,坚持明知道对自己或对他人有害的习惯,自己拥有很多却从不分享,欲望,攀比,浪费,这都是贪。

我家里的阿姨是个湖南人。有一天她非常满足地炒了一盘超级辣的辣椒,我担心地说你吃这个会胃痛,因为本身有长期的胃病。但她还是忍不住,心满意足地一边喊辣一边吃下。我看着她忽然想,这不也是一种贪吗?

人类本身是一种普通的自然界动物,大部分如今我们习以为常的欲望和需求,都是被创造出来的。为什么?因为新的需求,就是新的经济增长。而如果你认为这是一种需求,它就是几百年以后的人类,回头看已经成为历史的我们,一定觉得可笑。

不光后人,举个例子,今天的男生看女生,已经无法理解。一张脸,真的需要涂那么多层化妆品吗?一张嘴,到底需要多少种颜色的口红?广告和网红们洗脑式地告诉你,你需要不同的产品去满足不同的功能,比如你眼角的皱纹和脖子上的要区别对待。可是,变老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不能坦然地接受?但凡去和皮肤科的医生聊一聊,他们都会告诉你这么多的工业原料,防腐剂,还有不可逆的医美,只会更快地摧毁你仅有的一张脸。

而一旦某种新的理念成了习惯,就诞生了新的产业。烟、酒、时尚、汽车、旅游、游戏、知识付费、有机食品、消费变成了“生活方式”,变成了“身份符号”,变成了区分你和别人的唯一途径,任何打开了新市场的新消费品,都创造了一种新的身份。

然后渐渐地,不再是你消费商品,而是商品在消费你。你需要更新,追赶,不落后,毕竟,既然有这么多“消费金融”,信用卡,xx分期都在,一定就有很多人在消费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东西。美其名日,活在当下。

淘宝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因为“性价比”。你不仅不觉得自己在浪费,甚至还觉得在省钱。618、双11、黑色星期五,这些被创造出来的“机会”让你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加速分泌。你为了省钱,比较了 5 家不同的店铺,也同时接受了 5 家店铺新的洗礼,接触到了你本来不知道的新品牌,新品类。

消费就像宗教一样,你的神不一定是品牌,还有可能是网红。他们告诉你你应该买什么,去哪里玩,帮你把生活安排妥当。罗振宇振臂一呼,不禁潸然泪下。这一次,你不是在支持网红的生意,你是在支持它的梦想。

不过,世界并非非黑即白,这些只是事物的一面。科技确实在不断降低人们享受物质生活的成本。以前只属于贵族的东西,现在属于每个人。我们都是被“降维”之后的受益者。在工业革命和全球化把一件商品的制造成本降低到最低之后,互联网进一步促进了信息对称和价格最优,而网红经济实现了信息和内容的精准匹配。我们大开眼界,因为这的确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可是加速流动的不仅是信息和商品,还有我们人性中本有的贫,毕竟在劳动力成本还很低的中国,一位骑士去奶茶店取奶茶,再送到你手中,到手的总价可能比堂食直接购买还便宜。大千世界,尽在指尖,如何能不心动?

这一切有解药或转机吗?有,而且不止一种。

一种是经济衰退。日本处在今天的“消费冷淡型社会”,不是因为人人参禅悟道精神境界提高了,而是因为年轻人穷。优衣库的崛起,就是在90年代日本金融危机和经济崩溃后,凭着”物美价廉”销量暴增。从那之后,日本的房价再也没有涨过,一直到今天。所以今天日本的年轻人没有买房的概念。加上日本特殊的公司雇用制度和文化。层级流动也非常之难。于是年轻人“佛系”,“低欲”,“宅”。

国内媒体经常喜欢引用“三铺展”《第四消费时代》对日本消费社会的阶段划分。经历了雷曼危机、两次大地震、长期经济不稳定、单身社会、老龄社会导致人口规模减少的日本于 21 世纪初进入第四消费时代。

不过有趣的是,第四消费时代不单纯是我们想象的“节衣缩食”,而是诞生了新的文化符号。说白了就是,以前酷的生活方式现在不酷了,那什么酷呢?用二手,共享经济,本土地方意识,回归到人的交往,等等。

我们这代人经历了中国建国后最快速的经济增长。可是这种增长不是永恒的。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一个 4 万亿把全球的经济袁退周期推后了 10 年。现在,随着美国开始加息,贸易战争,中国的去杠杆,人力成本上升等,我们如果能用温和去杠杆的方式慢慢放缓,而不是经历断崖式的经济崩渍,已经算非常幸运了。

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生活在什么样的消费文化中,在这里是一个转折点。记得 2016,17 年,风险投资人都在疯狂地研究“消费升级”,然后是“新零售”,各种各样的概念层出不穷。可是最后唯一惊艳于世的独角兽是谁呢?是拼多多。为什么?大家分析各种各样的理由,社交也好,流量也好,连黄铮自己都谦虚地说,不知道为什么火起来。

其实零售的“真理”很简单,就是便宜。中国的去库存需求,08 年成就了淘宝,18 年成就了拼多多。不管你用流量,还是用物流,用社交,只有给了用户更便宜的必需品,才可能是零售的赢家。至于有人无人,线上线下,智能非智能,都只是手段。

于是大家突然发现,我们不仅没创造消费升级的神话,看起来反而还”降级”了,因为拼多多满足的主要是 3-5 线城市的消费需求。可是除了外在的经济环境,人难道没有自由意志吗?我们只是时代与经济趋势的结果吗?

除了向外看,另一种方法是向内看。

贪的反面是什么?是节衣缩食,消除欲望?是无私奉献,消除自私?是生活方式倒退,效法古人?

贪的反面是不贪。

而不贪的方式有很多种,没有标准的行为准则。最简单的方式是观察内在的欲望和需求,去看清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是所谓的“明心见性”。

要满足某一个需求,你还是可以用最好的,但减少数量,不要浪费。意识到多余的东西,可以马上捐赠或共享出去。如果消费或消耗的内心动机是冲动、习惯、攀比、社交压力、空虚无聊、没有安全感,那只是一个念头。当你见到这个念头,就可以丢掉它了,就在此刻。

慢慢地,你会体会到“断离舍”的另一种快乐,体会到自己在帮助这个世界。但是为什么呢?我买买买又没有伤害别人,还创造了 GDP,创造就业,我为什么要自省呢?

因为我们人类是一体的,我与你,并无分别。你消费的每一个“不必要”,都是另一些人的“求不得”。这个世界上的经济增长,其实并不是只能由消费驱动。因为经济不只是关于“增长”,更是关于分配。增长不可能无穷尽,分配也不是只能被市场经济决定。

你消费的每一件商品,虽然创造了就业,但也同时创造了碳。这只是一个比较广义的说法,但是一个事实。美国人口仅占全球人口的 5%,但能源消耗却占全球耗能的 20%,食肉量 15%,生产的垃圾量 40%。这还不算全球化导致商品凝结的制造业成本在发展中国家。所以最终为美国消费者间接导致的碳排放买单的,是发展中国家。因为我们每个人呼吸的,是同一个地球上的空气。

气候变暖是被低估的话题。粗浅地解释,如果由人类行为推动全球气温上升 4-6 度,就超过了人类生存的极限。目前已经确定上升了 2 度。但是上升是指数型的,因为二氧化碳会堆积在大气层长达 60 年。人类行为的恶果,会推迟几十年爆发。

这就是所谓的“共业”。比如今天我们会痛恨常常爆发的食品安全问题。但换个角度想想,难道我们无休止地试图刺激自己的味蕾和胃,吃的东西越来越工业化与此无关?美国的儿童肥胖率世界最高,还不是因为被大杯可乐,汉堡和比萨饼围绕着,没有节制。

需求创造生产,生产者追求利润,要么降低成本,要么增加新的需求。当这个逻辑循环演变过度,增加新的需求的方式就是制造虚无,继续降低成本的方式就是剥削劳动力,和损坏环境。

科技是中性的,刀可以屠人也可以救人。我们有二手电商,有 Uber, Airbnb, 分享也可以很酷。在交通成为魔咒的北京,买车已经显得那么没有必要。发达的物流系统可以让你更容易剁手,但也可以上门取件把你想要捐赠给山区的衣物取走,到达,追踪。以后,制造业成本会进一步下降,我们对高科技的追求会超过对时尚设计的追求,而最时尚的可能是 3D 打印,尽管它并不会消耗更多人力成本。

现在在纽约,在硅谷,最火爆的鞋子是 allbirds, 一款 99 刀,极其舒适的运动鞋。新流行的新化妆品品牌是 abnormal beauty,把化学成分拆成最小单位,你自己去组合的便宜,基础,简单配方。最成功的时装品牌是 everlane,把每件衣服的供应链成本公开,只做基础款和互联网渠道。

不同品类中,这些新消费品隐藏的含义是,只要这一件就够了,而且不需要那么贵。毕竟在人人与移动互联网共生的时代,社交认同感来自于社交软件,而不是,或不仅仅是消费品。物质极简主义也是一种可以炫耀的主义,但前提是你的精神生活足够丰富,足够可以炫耀。

以上的思考,也只是最近之于自己生活的一点察觉和转变。也许看完以上,你并没有觉得被触动。但如果有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可以从最简单的开始。试着送给你的朋友一件你喜欢却不必要的东西。试着在下次刷淘宝的时候删除购物车,而不是清空购物车。试着想点奶茶外卖的时候,换成多喝热水。

哈哈,最后一个,我自己还做不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