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艺术:区块链定义的新艺术形式

艺术家张季和冯卉聊聊他们眼中的区块链与共识艺术。

张季 & 冯卉:自由职业艺术家/设计师 于2018年共同创立玻璃草文化 GlassGrass Art Lab 和玻璃草艺术区。致力于艺术项目和品牌的研发、策划以及孵化。

张季(左)冯卉(右)

张季毕业于芝加哥艺术大学纯艺术专业,现就读于马里兰艺术大学纯艺术系硕士。艺术家;概念空间及先锋品牌集合店common place创始人/艺术总监;区块链艺术项目 Six Genesis发起者和创始者;修行人;致力于非基础感官探索与研究。

冯卉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视觉传达硕士。品牌 a research of elapsing 艺术总监;自由平面设计师。


引言 本周我们继续邀请艺术家张季和冯卉聊聊他们眼中的区块链与共识艺术。如果你感兴趣,也可以看看上周张季对去中心化和四维生物的思考——《去中心化的同时,我们正在被四维生物吞噬》


卉:我们先聊聊区块链,就不从大众的角度,单从你作为你个人或者艺术家的角度,你是怎么理解区块链的呢?

季:区块链是基于一个大的背景产生的,它是一个技术,是互联网之后的一个产物。区块链的基础是共识,是某部分人对某些信息的共识。这个技术引发了很多伟大的应用,比如比特币,因为通过共识,它可以让一个信息或东西——虽然是没有实体记载的,但可以被唯一化,可以变成真实的而且可以是署名和被拥有的。这是我认为区块链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一部分性质,就是解决了信息唯一化,去中心化的问题。在区块链上信息的唯一化是不被任何人控制的,而是被共识引导,基于共识。它和互联网对艺术的影响完全是两个角度。互联网解决的是信息传播速度效率的问题,而区块链解决的是真实性的问题和认证信息的问题。现在这个时代什么是真实的和唯一的这件事儿变的比较重要。如果互联网是跑得快,那区块链则是跑的方向的问题。这个技术的产生可以使一段信息可以独立存在且不被任何人所操控和篡改。信息的根本性独立是在一个中心化的体系里永远做不到的。

卉:但是去中心化的就一定是好的吗?如果人群和信息完全的独立脱离了监督机制好像也挺可怕的吧。

季:我是强调的价值。也没有说去中心化一定是好的,但它一定是更可信的,更公平的。我觉得在历史的某一个阶段,中心化可能是推动人发展必要的,但在未来我认为对价值的认知应该是更加基于共识,更平等的,而不是被一个中央性体系控制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发展趋势。

卉:对我觉得很多人看到“去中心化”这四个字儿包括我自己,一开始会有点二元分立,但其实这个“中心”可以是很相对的,比如在价值和共识这件事情上,人们的价值立场和共识得到一个非中心操作的独立公平的运行系统,这件事是很美的。作为区块链艺术项目six genesis的发起者和创始者,这个就是你基于区块链技术于艺术的可能性的进一步探索了吧?

季:我认为这个(Six Genesis)是区块链第一个正经的区块链艺术品项目,这个项目的第一个概念叫 crypto art

卉:crypto 什么意思?

季:说不清楚,反正就是 crypto 你懂的——加密的,神秘的,秘密的之类的。是我这个项目中定义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和现在已有的区块链艺术品项目是完全不同的。因为现在大多数项目还是想把一个已有的艺术品或者说一个现实的艺术品通过区块链来记载和展现。以数据的信息上传、记录这些艺术品。我认为这样的一个方式对区块链来说不是一个本土的东西,不够native。我作为一个艺术家呢,感觉区块链这种技术实际上给艺术家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应该真正运用区块链的本质去做艺术,而这个东西不应该像是简单的 digital art,而是应该是 crypto 的,一个具有区块链真正性质的艺术品。

卉:digital art 是现当代艺术的一种形式,但 crypto art 是艺术的一个新进程,纬度不太一样。现在区块链的艺术品并未触及到区块链技术的本质纬度上来。

季:嗯,但是大多数艺术家们其实是不管这些的,他们不太会有所谓。就是说当艺术家们看到一些新的东西,比如说当年莫奈拿起 tube(油画管儿颜料),可以携带的那种,他就出去画光嘛,对吧,然后就产生了印象派。就是tube这个东西他本身不是说多强烈的一个事儿,但是当艺术家他们触及到了一些新的科技或者说新的工具和手段的时候,他们自然就会产生出一些新的艺术品和艺术形式。而我认为现在还没有艺术家运用区块链来做东西,或者说运用了区块链真正的性质去做东西。

卉:也可能是很多艺术家其实已经有了类似的艺术形式的作品,但他们也没有找到一个最合适的媒介来依托。因为还没了解到区块链儿这回事儿。

季:对就是区块链上没有真正的艺术项目,艺术家也没有用区块链作为工具做艺术品。所以这个领域是没有被打开的,我是说真正的区块链艺术品,而不是说区块链二次呈现传达艺术品,只是搬运了已有的艺术家或者艺术品。

卉:那你刚才说到的区块链的本质呢,是什么呢,或者说艺术运用了它的哪个不可替代的具有建设性的部分呢?

季:就是说我觉得这样打一个比方,区块链给虚拟信息赋予了一些原来没有的性质。在互联网时代,虚拟信息是一个非常共享的东西,不能被唯一化的东西。它的唯一化只能是在某一个特定范围内,比如说一个中心化的公司或者组织,他们来定义一个东西是唯一的。就像一个网游里的一个装备可以卖到非常非常贵,这个是唯一的,但是它依赖于一个公司的范围和控制。你再怎么样也只能是在这个网游的圈子里面,因为这个网游是被一个公司控制的的一个中心化体系。所以这个信息它是没有根本的唯一价值的东西。但是在区块链这个技术诞生以后,它就改变了这个整个的背景了,就是一个信息第一次真正可以独立的以唯一化的形式存在了。这个听起来可能还是一个比较理想的东西,它可能还在一个早期,但之后它会被发扬的,这个概念会非常广。艺术品其实它运用的东西可能还是 digital art 的,但是这个背景环境会影响艺术家去思考他们怎么去做这个 digital art 的东西,做出来的作品会完全不一样的。就好比原来都有颜料,但是印象派为什么和 realism 写实主义或者 renaissance 文艺复兴时期是不一样的?就是他们用的也是矿物颜料油画颜料,但是印象派有了油画管儿——一种现成性可便携式的可以带到室外的颜料,所以它给画家带来了无限广阔的更多的可能性,也影响了画风。所以印象派面临的 art movement 是完全不一样的。区块链艺术品艺术家们就好比艺术史意义上的印象派,如果用传统意义上的类比。

| 莫奈 《睡莲》印象派

卉:所以区块链可以比喻为你说的推动印象派发展的油画管儿,那它所具备的独有的时代性呢?

季: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导致了艺术品本体越来越多的开始脱离用物质作为载体的方式。数字艺术的广泛发展已经给 crypto art 带来了广大的基础。对它相当于油画管儿,就是原来也有 digital art,我们也有信息艺术品,我们也有图像和一些代码,或者声光电作为艺术品本体的。但是我们没有一个合适的东西去定义去推进它。比如说互联网时代大家已经开始画画儿了,那么区块链时代就是给它整合了一个背景让这些信息可以被唯一化,信息可以被署名和交易,加密了。这些整个的概念和背景可以推动艺术家们从不同的方向思考它们的以数字文件为本体的艺术品的新形式新概念。

卉:嗯。

季:然后还有一个事儿啊我觉得比较重要的就是说为什么要以数字文件(file)作为艺术品这件事儿。就是说在杜尚以后,20 世纪中期以后,照相术发明后吧,从艺术史角度来分析会比较有意思。绘画和传统艺术形式受到冲击逐渐枯竭,导致了很多艺术品开始脱离实体这个本质,比如说杜尚开始放了个马桶在画廊中间叫 fountain 嘛,这个历史性的作品,这个作品本体很大一部分脱离了你最终看见的那个实物,它作为艺术品更偏行为,偏逻辑,和概念。而这个艺术品的本体和最重要的又恰恰是它的概念,最应该被认证和收藏的是这个概念。该被定义的艺术本体不是一个单纯的物体而是一个 file,或者说他的记录方式应该是一个file——是一些信息,一些逻辑,要打包到一块儿的。

| 杜尚 《泉》

卉:这个我特别明白,每次做书籍设计或者独立出版物的时候,除了最后 indesign 导出的那一份儿 pdf 成书,里面每一页包含的细节和内容会像零部件儿一样自动被打包在一个大文档里。

季:对这个应该是他被存档的方式,你说的那个终极pdf加上它打包的所有东西才是这个作品的实质。好比每个图片为什么摆放在那一页,每个字是怎么来的。而不是只把艺术品锁在一个实物里像过去那些画家那样做的。所以这件事是一直在演发的,而且在未来会是一个很大的趋势。

卉:有点像一个大云盘被公开了。直到现在艺术市场面向大众和收藏的主要方式类似于画廊的功能还是更偏向于收藏艺术品本身(物理性质上)。

季:对。为什么呢?因为传统画廊没有科技,这个科技是说能收藏信息的科技和技术。因为信息是没法被收藏的,互联网导致信息是被无限复制的,对吗,这件事儿是无限的,你怎么收藏一个无限的东西?你怎么可以给无限的东西定价?因为它是每个人都可以同时拥有的,云的。你把一个东西放在网上,所有人都可以分享,一个信息在互联网时代它在被创造的同时它就已经被所有人所拥有了。除非你存在一个硬盘里不给别人展示,但这是不合理的。所以一个东西怎么可以展示给所有人的同时又可以公认的被一个人所拥有,区块链恰恰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区块链上它可以被署名被唯一化,大家都可以看,都知道谁拥有了它。我觉得这也是21世纪艺术品的一个重大属性,21世纪以来,在照相术、互联网包括 3d 打印完全发展以后,艺术品这件事儿的定义应该从此改变了,重要的收藏应该被大家知道谁所拥有,而不是像过去,它只被拥有的人所使用和观看。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大家都可以观看,而人们在乎的是它真正的权限。

| 照相术的发明 1839年

卉:为什么呢?我好像没觉得大家在互联网上获取信息的时候很在意这个啊。

季:大家获取信息的时候不在意是因为大家是这些信息艺术的使用者,而这个和纯艺术的概念不同,藏家在拥有艺术品的时候在意的并不是使用,而是本质上的拥有和署名。

卉:嗯,作为藏家他更在乎的是人们是否知道他对某藏品的共识。但现在共识的部分在互联网环境里与信息本身被碎片化分离打散了。

季:因为照相术和互联网,一个作品只要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大家都可以自主传播,每个人都是自媒体,然后会上传在网上这是你不可控制的,最终网上会有这些信息。在时间的长河里,他一定会在网上出现很好的信息形态,而大家一定可以观赏它。这个数据库是被无限扩大的,而这个是不可被控制的。所以对于这个互联网环境,科技环境来说,这个艺术品实体本身在哪怎么样被收藏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它的信息。欣赏权已经不是唯一的了,所以控制欣赏权是没有意义的了,但控制拥有权是比较重要的。在21世纪真正对艺术品的拥有应该是对拥有权的署名,而不是仅仅对实体的欣赏权和使用权,这可能也是和 fine art 比较相关的东西。

卉:那听起来这个 movement 应该是一定程度上和实体藏家们或者是以实体收藏形式为主的机构关系密切,这一部分人会对此有何反应呢?

季: 如果这部分人本质上是要推动艺术发展的,那一定是积极的。这个东西是时代的发展,时代会给出答案的。如果有冲突也很正常,而且也不一定是坏事儿,人类社会进步就是在冲突中进行的。

卉:所以你觉得这件事儿或者这个项目的最大的受益者是谁?我觉得是你上面说的 fine art 吧。

季:对,也是艺术家吧,是艺术家和观众。首先是艺术家,艺术家可以首先打开思路去做一些新东西,那么作为第一个人去做这件事情可以启发更多艺术家来参与到这个信息思考或者 crypto art movement 中,这是我最终的目的。然后大家呢看到了艺术在最近时代下的更多可能性,推动了艺术史的发展,这是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事儿。

卉:艺术品的价值是基于共识,而区块链提供一个开放公平的共识机制。那你认为的真正适合区块链的 crypto art 艺术形式是什么呢?

季:一个被定义的file,或者说具体一些——一个 token 就是一个艺术品,然后把这个 token 打包在链上,这个艺术品包含一系列逻辑,他们都是属于这个艺术品的不可分离的。就看每个艺术品和每个艺术家自己怎么传达了。


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