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开始和最初的人——比特币引发的一点思考?

把我们自己当做历史开始时最初的人,想一想我们渴望到来的改变,然后去成为它。

作者:Jade, co-founder and CEO@BES (Blockchain Economics Studio). Entrepreneur, ex-finance, crypto enthusiast.

比特币给世界的一个小小的礼物,就是对事物本质权威定义的重新提问。外界环境根种了太多假设在我们的脑子里,比如货币的起源是以物易物的需求,比如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极形式,再比如,世界是客观存在的的唯物观。个体对这些基本假设的质疑,哪怕只有一小部分得到验证或冲击,也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触发对更多真理的探求。比特币在08金融危机之后横空出世,正是在全球金融体系信用崩溃的重要时点。而17-18年的近一波牛市虽然有挖矿产量减半的背景,也不无巧合地与今天世界经济,政治环境相互关联。

我们正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一个以前只是媒体信息监控,现在可以利用社交网络精确到个人言论监管的时代(今日头条和facebook事件不约而同地在地球两端发生了)。一个全球经济衰退,英国脱欧,美国筑墙,朝鲜试验,年轻人正担心着冷战再次发生的时代。一个机器,算法,数据不仅从智力上一次次击垮人类的自尊心,更挑战着人类道德和社会准则的时代。

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实际上设计了一套自治的信任机制,在多种场景下取代了中心化的信用背书。区块链涉及的概念不再是 efficiency、speed、intelligence 这些贯穿计算机互联网-人工智能行业的概念,而是 fairness、privacy、trust、autonomous,甚至 humanity。这可能是人工智能奇点临近的道德论战之后,技术与人文离的最近的一次。


回到文首谈到的“基本假设”,我们不禁要问,人们是否有保护自己财产的权利?例如,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个人数据作为下个世纪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正在被互联网巨头们毫无条件和节制地使用,销售,交易,用户本人却分不到半点经济利益。再问一个“基础假设”类的问题,公司制度还是最有效的组织吗?自从大航海时代开始,公司制度爆发出的活力持续了几百年,但问题是,公司的本质是利润分配的机制,那么当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产品的核心目的并不是利润的时候,公司制度就解决不了问题。开源软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 token 出现之前,开源软件组织并没有真正的激励机制的设计(除了隐性的名望,权利,少部分人的收入)。公地悲剧是另一个例子,一个国家或城市的公共基础设施,如公共交通,饮水,环境保护都本来是政府的职能范畴。

开源软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 token 出现之前,开源软件组织并没有真正的激励机制的设计(除了隐性的名望,权利,少部分人的收入)。公地悲剧是另一个例子,一个国家或城市的公共基础设施,如公共交通,饮水,环境保护都本来是政府的职能范畴。

尽管市场经济相信凯恩斯主义“看不见的手”,但这些领域的生意如果让公司来做,如uber,摩拜,会出现资本的浪费,社会资源的垄断,还有为了追求利润而不断增加的中心化成本。

历史是不断循环的。比特币白皮书里引用了哈耶克,是因为哈耶克在上个世纪中旬就提出了虚拟货币的概念,并写成了著作《货币的非国家化》。

这本书给我最大的启发有两个:

第一,是对“稳定货币”概念的定义。任何一个生活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前的,或者经历过战争等引起的严重通货膨胀的人类都可以告诉你,稳定货币并不等于与美元,或世界上的任何某种货币peg的结果。稳定货币的真正含义是购买力恒定。为此,哈耶克设计了一套复杂的数据跟踪和计算方法,并且根据计量结果通过“央行”调整货币供给量。要知道,那是个连计算机都还没发明的时代,哈耶克的方法虽然在今天的技术和社会环境下都可以算是“不切实际”,但其超越时代的远见给后人带来莫大启发。例如,在意识到bitcoin波动率过大的问题后,已经有前赴后继的许多人尝试过稳定货币的设计,从peg美元的tether (由于货币超发基本已经信用破产),到bitshares, phi, makerDAO,再到最近横空出世的项目basecoin,其实是越来越接近哈耶克设计的实现。

第二,是自由竞争解决中心化做恶问题的思想。哈耶克认为,货币的非国家化是通过自由竞争来实现的。而一旦这种竞争实现,意味着我们将会从单一货币体系进入多货币体系,在思想观念上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也彻底挑战了主权货币,以及背后政治权利长达数千年的历史。但是今天,哈耶克的竞争思想在 cryptocurrency 领域,却真真实实地发生着。POW、POS、dPOS 正是节点去中心化程度不同的代表。最近 EOS 中心节点的选举,已经暴露出了很多巨大利益下中心化的问题。而以太坊原计划 1 年内要由 POW 切换到 POS 机制,也只还停留在项目测试阶段,至于实际是否会遇到结点做恶等问题,如何解决,其实没有人知道准确的答案。当然,永远可以有下一个更好的 BTC,更好的ETH出现,这就是“分叉”的意义和魅力,只要竞争是充分自由的,我们可能会牺牲部分短期效率,但换来的是螺旋向上的发展。


这就涉及到了另一个更偏向政治的概念,民主和集权。事实上,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和《致命的自负》,讨论的核心都是民主

为什么要坚持民主? 哈耶克认定的原因是,集权或部分集权可能会带来短时期的经济繁荣,但问题是,只要某个人,或某个组织有特殊的权力,这种权力就会被无一例外地无限放大,与这个人本身的道德或最初的目的没有关系,是一种必然。比如,我们曾经都觉得向单一集权的倒退只会发生在教育程度较低的社会,但二战时期的德国是全世界最“文明”,教育程度最高的地方。而民主,则是迂回的螺旋向上的过程,所以虽然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觉得民主是更先进的社会制度,但在战争,经济衰退,社会动荡等环境下,人们其实会对这个结论产生深深的怀疑。

这里哈耶克的担忧就与另外一个当代政治经济学家福山不谋而合。福山最有名的代表作叫做《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也是这篇文章题目灵感的来源。福山最担心的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场景,美国在上个世纪的经济繁荣之后,经历了由金融危机,贫富差距增大,中产阶级陷阱等引起的信仰崩溃。而福山就在这时候试图告诉人们,人类的最终归宿不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而是纯粹的民主,千万不要因为暂时的周期对民主之外的任何”归宿“抱有幻想。为此他旁征博引了历史和当代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并极其自信地讨论了人类“终局”的制度形态,和如何去做一个这种形态下的公民,顾名思义,“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然而身处前沿科技行业,我学会的最重要的事之一,就是不要尝试去预测太遥远的未来。人类的发展是一条指数曲线,但思维却是线性的。所以与福山尝试预测人类未来的终局不同,我更愿意把当下看作“历史的开始和最初的人”,永远去满怀希望地大胆想象未来,创造未来。互联网已经进入成熟期,AI 和 blockchain 作为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问题的两条轨道,会在不远的将来交汇。数据作为未来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必须被更高效,也更公平地利用。最后,我一直觉得去中心化是个很“迷信”的说法。这个世界上有70亿人,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一个概念。人们真正关心的,是健康,安全,环境,教育,公平的机会,自由的表达,有趣的世界。所以比扬起去中心化的大旗更有意义的,是解决真实的问题。如果一只存在在区块链上的加密猫和一只中心化服务器中的游戏猫对于用户来说有着截然不同的体验和意义,那就是真实的价值。如果一个北大学生在浩瀚的互联网世界里无处安放自己的一份信息,但在链上可以,那就是真实的价值。区块链应用场景的探索由于底层基础设施的限制,还处在混沌期,但它在隐私,确权,协作等方面体现出的优势,已经让一部分人看到了曙光。

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现在令我们向往的,恐惧的,将会令我们惊喜的,失望的,都还没有到来。何不把我们自己当做历史开始时最初的人,想一想我们渴望到来的改变,然后去成为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