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Clubhouse 直播了 28 小时

谁不配拥有 Clubhouse 呢?

自写下《clubhouse在接近人类最自然的社交形式》,只过去了不到一周的时间。这一周,我从一个体验者变成了一个推广者,创造者。此文只为分享真实经验,无意分析产品,得出结论。

2月5日下午2点,我随手建立了“陌生人提问陌生人”房间,本想在家工作的同时听听陌生人的闲聊。这个房间的规则非常简单,一个人随意挑选一位speaker中的陌生人进行提问,回答者回答后随机挑选下一个人提问,过程中可以追问,其他人也可以随时加入参与讨论。所有举手的听众都会被管理员批准为speaker。随着人来人往进进出出,这个房间的人数一直稳定在200多人,而在线speaker的数量一直在20-30个左右。当人数过多,被陌生人选中的概率大大下降,人们也会自然地离开这个房间。

设置这个房间主题的本意,大概可以概括如下:

1、提问是一种表达方式,问题常常比答案更重要。在我们向世界发问的同时,也就表达了我们所关心的,彰显了我们被局限的。

提问也是一种权利。我不得不说,Elon Musk作客一个访谈节目这样的直播,在clubhouse上反而没有什么意义,尤其在本来就言论相对自由的西方国家。普通人只能做大佬的听众,没有参与提问的机会,和录播播客和视频直播就没什么区别。

2、对陌生人的好奇是人类本能。相比起“你怎么看待死刑”,“大家如何看待代孕“这样的宏大讨论,我更希望问题是”你上一次哭是为什么”,“你在哪,在做什么“

所以规则是,哪怕是宏大问题,也必须先指定一个特定用户。

人类之间的互相理解,不来自于对某个问题的意见相同或相左,而来自个体与个体之间,先把人当人看的平等对话。

3、开放话题比固定话题更好,表达的机会比表达的内容重要。这个群最大的挑战和最大的乐趣都来自于内容的随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人问出的问题是什么,这也迫使主持人以平等心去接纳每一个问题和讨论,而不以自己的主观好恶为转移。

无主题,开放式,随机性,会牺牲特定时间内特定人群的关注度,但同时催生了这个去中心化群组的生命力。亚洲人的礼貌和害羞让随时可以插话发言的无组织无纪律群竟然可以井然有序,却也让问题在一开始局限在对头像和bio直接的关注上。很少有人问出大尺度,涉及隐私,或出其不意的问题。不过,一旦某个问题触及到大众共同的关注点,就会很快引起激烈的讨论。

CleanShot2021-02-20at09.33.17@2x

由于没有及时记录,以下是我能回忆起来的曾引发长时间深度讨论的随机话题:

易烊千玺及追星

死刑与废死

双相情感障碍

同性体验

冥想

清醒梦

意识

代孕

快乐与痛苦

台湾与大陆

日本生活

社会心理学

刘德华

宠物保险

方言

火锅

隐私

……

这些话题都是无边无际,无止无休,不会有任何结论的。那么,讨论的意义是什么?

平民的表达欲。有时候我明知道有些人的发言是过于学术,没人听得懂,或过于无聊,没人想听的,我还是会尽量给他一点时间说完。在每个人自我表达的那一刻,clubhouse这个平台的真正价值,让每个人在心底觉得如获至宝的真正原因才被放大出来。

我们真的是要为了猎奇,为了听性,政治,炒币这样的受监管话题来到这里吗?

是为了学知识,一个个房间去收集名人大佬的最新观点?

是为了混圈子,挤入cool kids的行列玩最新的应用?

为了追星?为了窥探欲?为了消磨时光?为了害怕错过?

新鲜猎奇终会褪去,监管会更加严格,新产品也会变成旧产品。但,人类的表达欲不变,人与人之间互相理解的美好愿望也不会变。

聊到深夜,我听到了整晚最喜欢的一个问题。一位听起来善良羞涩的中年男子挑了一个用宠物做头像的陌生人问,“我刚养了一只猫,可是她一天特别黏,第二天就跟不认识你一样,怎么能让我的猫更喜欢我呢?”后来他补充到,猫是自己捡来的,可是现在却跟女儿关系更好,自己竟会吃女儿的醋。爱宠物之人纷纷支招,希望大叔得到一点宽慰。

还有人说,我没有问题,可是春天到了,我想给大家读一首诗。

有人说,我来给大家唱一首歌吧。

有时疯癫大笑,有时沉默不语。

但总有人在 ,有人就有温暖善意。

CleanShot2021-02-20at09.33.54@2x

在这个过程中,我出去海边滑板,吃饭喝酒,并没有想要一直守住这个房间。每每回来,就惊奇地发现房间还在,聊天还在继续。凌晨4点,我把主持人权限给了自告奋勇的几位美国时区的朋友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10点半,我发现这个群还活着。主持大局的并不是表达欲很强,想当主持人的活跃分子,而是一个在美国读书,有些腼腆青涩的留学生。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房间是谁开的,属于什么组织,也不知道我是谁。他只是觉得自己身在美国,好像有义务把这个房间延续到中国时区再回来。

这一切令我感到惊奇。这个群从始至终都既没有规则,没有明星,甚至没有过什么出圈的话题,显得过于平淡无奇。它像一柄不必声张的烛火,又像一条静水流深的小溪,不猛烈,不刻意,反而生生不息。

深夜两点多我在群里看到了冯大辉老师,而后我问了他一个略显恶作剧的问题,“大辉老师,你有百分之多少比例的文章是昧着良心,为了赚钱写的?”没想到他轻轻松松地自嘲了过去,特别真实,特别有趣。

语言本来的功用就是为了消弭误解,是为了和而不同。那些键盘侠在网上留下的敌意谩骂之词,你让他们说出来,他们就说不出来。一句谎话,一句箴言,同样的内容付诸于文字和语音,会有巨大的差异。

28小时后,由于我要开始另外一档计划好的节目,不得不结束了“陌生人提问陌生人”房间。我不知道何时会再遇到这些曾经有过对话的陌生人,也不那么在乎。就像在过去28小时,我几乎从未打开一个人的头像或简介,通过种种标签去认识他。人们仅仅通过一个观点,甚至一句话来与另一个灵魂产生连接,这不正是互联网早期BBS阶段最令人们欣喜雀跃的特质。至少在言语交锋,一问一答的那一刻,我们是平等的,在同一个平行宇宙中的。

在过去的几天,我也实验了各种类型主题的房间:

在线访谈

陪伴闲聊

LIVE钢琴演奏

有主题个人分享

有游戏规则的熟人聚会

……

就在昨晚,在极其勉强的音质情况下(抱歉技术调试没有经验),房间偶遇的几个朋友各自在天南海北即兴了钢琴,手碟,中文诗歌朗诵的现场合作。我恍然感到自己身在一个有些嘈杂,并不精致的小酒馆,偶尔也想跟着哼。在那一刻,我“身在世界之中”。

人是孤独的。没人不渴望连接,不渴望理解。

CleanShot2021-02-20at09.34.31@2x

写公众号三年,做播客一年了,可几乎所有喜欢的播客主播及自媒体作者,都是在过去短短一周在clubhouse连上的。而在连接上的那一刻,竟常常像认识许久的老朋友一样,第一句话就可以默契调侃了。

我至今也不清楚这种连接是如何发生的,但如果这就是托马斯老师在《我怎么配进cloubhouse的圈子呢》中提到的”上流网民圈“,那我们大可对内容创作者多点信心。纵然过去几周clubhouse上的话题十分狭隘无聊,那也只是因为大量互联网产品经理和投资人之外的表达者还未上线。

昨晚2点在关于朝鲜话题的一个房间,大家敏锐发现了加入房间的托马斯老师的身影,呼唤了很久也没有上来聊天。除了想要支持或反驳那篇文章,大家更担心托马斯老师就此上瘾,无法自拔。如果有那一天,我们就又离一个有趣灵魂近了一点。

毕竟,谁不配拥有clubhouse呢

最后,欢迎关注我的账号 @yujadehou,就这么连上吧。

CleanShot2021-02-20at09.34.57@2x

随笔 

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