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死了平行宇宙里的自己 — 诗

常杀常新

引言 以前我是写不出诗的,如果你非要称之为诗。可最近,它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地流淌出来,令我猝不及防。于是我说,你要开始就开始吧。

诗是夹在可说和不可说,想说和不想说,说的出和说不出之间的东西。

它是对我自己生活的记录,以一种更自在舒适的方式。有时也可以是我听到的一个故事,和记忆错综交织,分辨不清的结果,就像盗了一个梦。真假虚实之间,有些东西或许可以被留下。

男孩

一个男孩在教堂里画雕像

眼睛看着神

手指描摹着

而心中

什么都没有

后来我离开了那座城市

等我追着春天

去过很多地方

又回到那座教堂

他还坐在同样的椅子上

用同样的姿势

画雕像

一个女人滴酒不沾

她说

这是唯一一件她坚持住的事

从头到尾

没有一天改变

还能有什么别的事

听命于她

而我

从昨天开始黑白颠倒

从今天开始有始无终

从明天开始纵情歌唱

抽身而出

燃烧殆尽

还不是一样

墙上有一幅小画

蓝色,灰色的色块交替

波光粼粼的样子

模糊不清的样子

那是整个画展

我唯一看懂的画

眼睛的旨意

神的旨意

不是图形,不是抽象

是物质

是实在的颜料

在实在的画布上

通过实在的光

不是颜色的游戏

是存在的游戏

所以你不在那里

我就无法分享

我懂了

艺术是为了用秩序留住无常

或许有一天

我也可以写诗

有一天

我也可以记住我的梦

无论是美妙还是害怕

最浪漫的最理智

最高深的最简洁

最丰富的最无知

最爱的最傻

不可说的

不配说的

用诗代替沉默好吗

时间之门

下午六点

红色砖墙

灰色拱门

黑天鹅

绿杨柳

白槐花

在时间关门之前

我还想做很多事情

我想忆起一个画面

有一个人的凝视

另一个人的转身

层层叠叠的树影

只属于庆祝时刻的喧闹

起风了

树枝和树干在拥抱

光站在台阶上

那些台阶曾经站满了人

他们手持鲜花

保持微笑

我坐下看并不可爱的孩子们拍照

坐在那里看时间慢慢关上门

也关上窗

调酒

在一个没有酒单的酒吧

因为太好喝

第二杯的时候

我说

要一样的

调酒师说

一样的吗

我怎么做的出来一样的

他可能已经忘了

当酒吧还在一个简陋的居民楼

我在那里过过一次生日

是的

一样的夜晚

也不会再有了

裙子

我看到一条裙子

抚摸着

猜想着做她的人的样子

对一条裙子最大的赞美

就是想穿着她来到爱人面前

来到神面前

许个愿

后来我竟发现

做裙子的人就在那天结了婚

妻子手上的马蹄莲

和那条裙子一样白

妈妈

一回到妈妈身边

我就想一直赖在床上

什么都不做

什么都不想

无穷无尽的安全感

向我涌来

妈妈做饭给我吃

妈妈烧好洗澡水

洗完澡帮我吹头发

妈妈走到床边问

你好吗

她知道,我不再想听大人的道理

而当我说起最近

她点头,像个孩子

她说,虽然夏天了,别冻着

可是,无论什么季节

她都允许我吃西瓜

夏至

夏天到了

没有什么不会变好

还没有听到树上的蝉鸣

但我知道会听到

还没有等到第一场雨水

但我知道能等到

我知晓夏天的秘密

就像我的过去也都被知晓

就在这个湖边

年少的我曾经为了等一个人

全身被蚊子咬的像一颗桃

直到忘了等的究竟是谁

那些疤痕才彻底消失

可我不以为意

因为夏天了

没有什么不会变好

孤独

走着走着

妈妈停下来问我

你说

人是不是都是孤独的

谁也不能陪谁到最后

我说

是啊

而别的

我也说不出

石子

早起赶飞机

飞机延误

换赶火车

像一颗被任意摆布的石子

万事万物流转间

没有“我”

观察者改变了被观察者

观察者掉进了戏里

最终

观察者和被观察者一起创造了戏

这是纪录片的秘密

他教给我

你不可能一直在戏外

最终

什么都可以在戏里

这是观察者的宿命

成为

我想成为你

成为秩序

成为宇宙的密码

自然而然地

不再有假

只有创造

不过

此刻想到你

我只是想笑

风筝

女儿手里的风筝线

另一头是我

她有时仰头

有时看向别处

可总不会忘记有风筝

我不想飞的太远

不能飞的太远

这样才能偶尔俯身

亲她一口

否则

自由再多

又有何用

或许有一天

女儿也会变成风筝

可我更希望

她是鸟,不被谁牵着

否则

天空再大

又有何用

上山下山

答案够多了

我要去找问题

歌词

头戴花环的小孩

一无所有

跑着扬起尘埃

人世里蒙羞

想去拿宝剑

想去当英雄

丢下所有甜美

就给你真的梦

你走

你走

你走

你停留

你飞

你飞

你飞

你回头

金银财宝花容月貌

生离死别贫穷苦厄

你都见过

都见过

有一天终成国王

那一天还在流浪

王冠有没有花环漂亮

再不见赤脚跑来的地方

长了翅膀的鸟啊

一无所有

飞起冲云破雨

哪有谁跟着

想去摘星辰

想去看宇宙

别把哪里当家

就许你真自由

你走

你走

你走

你停留

你飞

你飞

你飞

你回头

乌云遮日惊涛骇浪

太阳明亮天空辽阔

你都见过

都见过

有一天终要死去

那一天还在飞翔

泥土有没有树叶漂亮

想不起为什么来这一趟

你走

你走

你走

你停留

你飞

你飞

你飞

你回头

无家可依的流浪小孩

无所不能的盛世明君

没有翅膀的人

没有腿的鸟

有什么不同

什么不同

随笔 

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