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死了平行宇宙里的自己 3

技师 Jade 维修笔记。

最近在读赫胥黎的《常青哲学》。其实很少人知道,他除了是科幻小说《美丽新世界》的作者,和戴着种种天才头衔的通才,还写过这样一本书。书中旁征博引各个宗教、历史、文化下的知识。讨论的还是关于人最根本的哲学问题。常青哲学相信不同宗教交汇的共通之处就是接近本质的真理。而了悟了这种真理之后,也会继而放下对宗教的执着。

有时候我觉得人了解自己真的很难,比如在为什么我无法戒掉奶茶这件事情上,我连思考的切入点都找不到。

看纪录片《三摩地》,对一个观点非常认同。就是各种宗教、瑜伽、冥想的仪式,其实是远离世俗执着之后的另一种执着。前者是更多的物质,更多的爱,更多的拥有,后者则是更多的空,更多的“无我”,更多的“得道”,甚至比前者的欲求更深。《金刚经》里说,一个潜心修行的人最后一步要修的是忘了法,忘了佛。因为处于某种目的去修行,去布施,就已经偏离了自然的状态,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行为态度和生活方式应该是心灵平静的结果,而不是心灵平静的手段。

禅宗所说的“无二”,非二元论,和量子物理揭示的非常相似。“测不准原理”告诉我们,世界的所有现象都是相对的,观察者和被观察者在一个系统之中,观察者的状态会改变被观察对象的状态,这与牛顿的经典物理截然不同。而现实生活中呢?禅宗说万事万物都是变化的,你去追求有“相”的东西,一定是求而不得。因为当你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假定了自己和“那个东西”是二元的,你要得到它。可是当你得到它的时候,你作为一个观察者的状态改变了,那么被观察者的状态也改变了,整个系统的状态都改变了。所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你发现那个你本来想要的东西原来不是那个样子的,跟你本来想的不一样。第二种是你又想要别的东西了,你永远得不到满足,因为你来到了新的状态,不得不说,禅宗之中有很多已被证明,或未被证明的科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个人都在讨论经济变差,日子难过了。比如我身边的很多投资人朋友,说没有好的标的了,没的投了。这突然令我感到奇怪。万事万物都有周期,经济周期也是被普遍接受和研究的理论。投资人的工作,不就是在周期的谷底发现价值,在谷顶收获价值吗?结果反倒变成了,大部分投资人在经济好的时候嫌项目贵,在经济差的时候嫌没的投。其实无非是,大家都在随大流,投资只是在投“投资人”们的共识,结果就是互相接盘,制造泡沫,然后再集体逃亡。其实只要这个世界还在变化,就有机会。变化越大,机会越大。没有旧经济,旧产业的成熟,饱和,衰落,又怎么会孕育新的事物呢。

区块链行业,明星项目的创始人纷纷出走,美其名日要开展新项目,或者退居幕后推动去中心化。投资人也出走,理由更直接些,赚不到钱了。留下一地韭菜,捧着他们的去中心化信仰,像散落的鸡毛。还有那么一小撮人,不但不走,而且全情投入地笃信着比特币的最低点快要到了,而 2020 年就是下一波牛市,在此之间,只需要不断买入。我觉得这些满怀希望的人,和失望离场的人没有什么不同,都要赌一个结果。

最近趁着教育行业火爆,研究和观察了很多新型学校,创业公司。结果越是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新概念,新创意,越是觉得还是家长的家庭教育最为重要。社会把太多的期待和责任都放在了学校教育上。学校教育虽然承载着很多功能,也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即使解决了,学校也不是魔法。Zuckburg 和 Musk 都为自己的小孩建立或投资了新的学校,但这并不能确保他们会成为下一个英雄。今天互联网已经几乎抹平了获取知识的不平等,更重要的东西就变成了搜索和学习的能力、眼界、品德、思维方式等等,而这些都存在于父母与社会共同的潜移默化中。既然与父母相处的时间最长,关系最亲密,那最责无旁贷的就是家庭本身。

老干妈陶华碧一生坚决不借债,不上市。她说,上市那是骗别人钱的。这句话未免略偏激,但也揭示了很多人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不止上市,现代的商业社会的很多规则都是以“欺骗”的文化作为基础,比如广告,比如分期。

有一天忘了契机是什么,晚饭后给一个来家里做客的朋友上了一小堂微积分课,又聊了聊概率论背后的哲学观。我的朋友是一个文科生,走的时候突然对我说,我第一次发现数学是可以这样学的,如果我以前遇到的老师是你这样的,我可能会学的很好。我愣了一下,突然很感动,感动的不是对方这样说,而是我捡起了几乎已经忘却的,对数学的爱。那种爱并不是出于左脑的理解,反而是出于右脑的审美,就是觉得它是美的,是蕴藏着宏大而朴素的规律的。我的朋友又问我,你觉得学习理科对你最大的作用是什么?我说,是塑造了一种世界观,说白了就是看世界的角度而已。

统计虽然曾是数学的一个分支,但统计与数学有极大的本质差别,这个差别就在于看世界的方式。在概率论的世界里,不需要公理,也不需要推论,不存在“证明”。只有假设和接近假设的程度,即概率。你可以以 95% 的确定性(显著性水平)去“维护”一个假设不被推翻,但是永远不能 100% 证明它是对的。上帝在掷骰子吗?在薛定谔打开盒子之前,那里既没有活的猫,也没有死的猫,只有概率。

消费级基因检测这个东西让我感到神奇。我第一次知道自己有 40% 的蒙古,和 8% 的日本血统。知道了我的抑郁症患病率是普通人的 8 倍。知道了我的基因身高竟然与现实身高1厘米都不差,证明我长不高不是因为小时候没好好吃饭睡觉。反对者说,基因检测与真正准备之间,隔着一整个人类基因组计划。可我觉得, 无论如何,未来是数据的时代,先拿到数据再说。“毫无用处”和“非常伟大”之间的那个临界点,谁都不知道在哪儿。

崔健在 bluenote 开演唱会,爵士乐,一张票 1000 多,只能站着,但是有免费的无限香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样的设计怪怪的,无法想象 500 个人花了挺多钱拿着一杯香槟站在台下听崔健吹萨克斯风。

和一个抖音的高管朋友聊到,中国的音乐版权,几乎有 40% 是腾讯独家。抖音想杀入音乐播放器领域,几乎不可能。而且音乐版权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产业,一首歌的词、曲、制作,可能在不同的人或公司手里。所以就不难理解流媒体和唱片公司的中心化行业形态,否则难以整合。我问他,那抖音上的原创音乐,都有版权吗?他说有,但都是约定免费使用。我说,那这些原创音乐人的音乐在抖音上火了,他们怎么赚钱呢?答,一般就是卖广告,或者电商带货。这听上去有些不对,毕竟不是每一个音乐人,都适合或者愿意去做卖货的网红。所以也许,不久的未来这个产业就会诞生新的商业模式。

图片版权也和音乐版权有些类似。曾经偶然注意到一个创业公司 upsplash 。与大部分摄影作品或图片版权交易平台不同,unsplash 上所有的版权都是免费使用的,不管对个人还是对商业。神奇的是,使用流量和创作者贡献数量都增长的很快,虽然到现在创作者也没有盈利模式。既然没有钱,这些创作者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就像经济学家在过去十几年一直尝试回答开源软件的合理性一样难。不过换个角度看,既然分享的边际成本为 0 ,那么能免费的都会变成免费。这是互联网不断吞食世界的结果。

知识付费是一个有误导性的词语。在 google 创立之后的 20 年,你还告诉我知识需要收费,这显然没有任何希望。越有价值的知识,就越是免费的,易于传播的。真正被收费的,如果有,只能是服务。比如你有实时更新的义务,去治疗我的焦虑。你在群里需要每天说话,和我互动。你是我的偶像,满足了我贡献于你的欲望,不管是通过打赏,还是付费,还是买你卖的东西,至于知识,知识怎么会需要付费呢?可大部分需要的并不是知识啊。

有一天刚想和一个身处电影行业的朋友聊最近国产电影的质量大大提高了,对方就提到最近娱乐圈的大规模补税导致了大量的违约,破产,和明年即将到来的内容荒,文化产业到了最冷的季节。不过长期来看,流媒体视频依然会带来好内容的爆炸性发展,内容平台的制作和购买版权投入高的惊人。都说娱乐和游戏是逆周期行业,但可能大家没想到,历史是螺旋向上的,逆周期的不是电视电影和游戏,反而成了抖音短视频。

有人说互联网是一个巨大的过滤器,让你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世界变得狭窄,变得被折叠。我一开始觉得这个说法很有道理,但最近又突然发现,我们身边的世界本质就是如此啊。这个世界既不是主观唯心的,也不是客观唯物的,它只是相对的。你看到的,就是你想看到的,而且贴上了各种主观的标签。在报纸和电视出现之后,你以为自己触手可及更广阔的信息,但大部分和你毫无关系,反而增加了焦虑。所以真正的问题不是我们是否活在过滤器中,而是过滤器被谁控制。是“我”,还是算法,还是集体意识。

2018 年快过去了,而我好像已经忘了2018年初许下的 new year resolution 是什么。足见目标是没什么用的,尤其是当它过于简单或过于困难的时候。

2018 年很多大师和伟人都离世了。有人说,有种外星人撤离地球的感觉。留在冬天里的地球上的人,不创业了,不炒股了,不花钱了,也不结婚生孩子了。这一年,我有很多朋友同时经历了因为各种原因的辞掉工作,修整,阵痛,迷茫,停顿。他们恰好到了 quarter life crisis 的年龄,经历了漫长的学业和第一份工作,到了“歩入中年”的转折期,要么义无反顾地继续按照社会期望工作,组成家庭,给 check list 大勾勾,要么踩个急刹车,停下来想一想。从这个角度看,一切都伴随着中国的 GDP 和美国的股指慢下来的时候,真好。大家都能得到一个逗号的时间,画几个句号。

比尔盖茨推荐了 2018 年他最喜欢的 5 本书,有很多人转载,帯货效率高。我也推荐 5 本,不过是我 2018 年阅读的,不一定是今年出版。至于推荐理由就不写了,你可以亚马逊或豆瓣。 > Talking to My Daughter about Economy - Yanis Varoufakis > Order of time - Carlo Rovelli > Postcaotalism - Paul Mason > 禅之道 - Alan watts > 大断裂:人类本性与社会秩序的重建 - 福山

随笔 

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