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说 E85:Arianna Yuan | 也许人类没有自由意志

斯坦福认知心理学博士,神经科学、人工智能研究者

欢迎关注晚风说。希望我们对你,常常陪伴,偶尔启发。除了播客内容,我们还出品了《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线上课程,并发起了 20 x 12 Club 线上冥想社群

————————————

# 摘要

斯坦福认知心理学博士,神经科学、人工智能研究者

# 引言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 6 岁相识的同班同学,家住楼上楼下的童年邻居,远隔重洋地录了一期播客,话题是神经科学。人生之奇妙,不在我们的想象之内。

彼时的她,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是数学第一名。后来她如愿以偿地读了数学专业,一路成了斯坦福的博士,师从美国科学院院士,进入了世界顶尖认知科学实验室,一头钻进这个跨越神经科学、人工智能、认知心理学等多学科的研究领域。

她是我见过最聪明,最理性,最具有科学精神和思维的同龄人。前年夏天,我们在硅谷匆匆见过一面。那时她在谷歌总部实习,看起来还是像个青涩单纯的学生,但一旦聊起学术问题,眼神里就透出坚定深邃的光芒。我看着她的脸,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一两年才联系一次,但她的存在对我来说还是意义非凡。因为有些人,无论年龄几何,境遇几何,就是可以一直眼望星辰大海,除了真理,对世界无所苛求。

人的大脑如同穹宇般深不可测。在计算资源突破性增长的 21 世纪,人工智能与神经科学的关系十分微妙:一方面,计算机算法模拟人脑认知功能,帮助我们了解自身;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的边界也是神经科学 ,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对人类大脑有更深的了解,就难以让计算机完美地复现所有人类的认知功能。

但是,我们应该担心的并不是人工智能反噬人类这样的问题。越是了解人类的大脑运作机制,我们就越不得不揭示一个“惊人的假说”:难道我们所有的思想,感情,对美与爱的感知,都只是大脑里的一坨肉,只是一连串由外界刺激引发的电信号吗?换句话说,人类有自由意志吗?

在这期播客里,我们意料之外地触碰到了这个终极命题: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我”?没有自由意志就必然悲观吗?我们该以何种态度面对生活?……

她说,“意识 consciousness”在科学界叫“C word”,一个像伏地魔一样不可说的敏感词语,因为有太多不同的定义,会引发太多的争论。这一次,就让我们直面伏地魔吧。(by Jade)

# 朋友介绍

Arianna Yuan:

斯坦福大学心理系认知心理学方向博士,计算机系博士(辅修),研究领域包括数学认知,人工智能以及人机交互等。现为苹果公司机器学习算法研发人员。

个人网站:

https://ariannayuan.github.io/

Google Scholar page:

https://scholar.google.com/citations?user=8dCuBkUAAAAJ&hl=en

# Highlights

当机器学习遇到“房间里的大象”

为什么人工智能终将回归神经科学?

科学对人类大脑的了解到达了什么程度?

我们是用什么方法研究人类大脑的?

近几年认知科学最重大的进展有哪些?

如何教会计算机巧妙地输掉一场比赛?

灵魂就是脑子里的一坨肉,一团电信号吗?

什么是意识?人有自由意志吗?

人类世界是被高维生物控制的矩阵吗?

冥想者的大脑和普通人有何不用?

“我觉得我的大脑是最迷人的器官,直到发现这句话是谁对我说的。”

除了冥想,如何积极影响大脑健康?

科学家是如何发现真理的?不同与怀疑。

# 音乐

Fremantle - Sam Maher

Green, Green Rocky Road - Oscar Isacc

————————————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们:

播客官网:https://podcasts.cosmosrepair.com/

微博:https://weibo.com/cosmosrepair/

微信公众号:cosmosrepair

Telegram 群:https://t.me/cosmosrepair

各大声音平台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禅与宇宙维修艺术”或“晚风说”。


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