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生存指南 3

送给下一个 10 年的你。

又一年要过去了,时间快到不真实。纯粹因为 2020 这个数字的魔幻感,几天前我突发奇想,向一些朋友发送了如下一段话:

“你好。

2020 年这个数字看起来很酷,很科幻。感觉我们不仅要迈入新的一年,也来到了新的 10 年,新的时代。站在这个转折点,我们都有种隐隐的恐慌不安,同时满怀期待。如果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变化。

在这个气候,经济,政治,科技,文化都在剧烈变化的时期,一个普通人要如何更好地生存?如果你给 2020 年的自己和他人一个由衷的建议,可以主题宏大,可以无关紧要,能否写下属于你的一段话?主题不限,风格不限,最终会被收录进禅与宇宙维修艺术发布的《2020 生存指南》。别让我的描述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随后,我收到了太多让自己惊喜,惊奇的答案。我决定按照收到的时间顺序整理成几期连载内容,同时开放征集其他朋友和读者的答案,不定期发布。你可以通过文末留言,也可以通过微博(@禅与宇宙维修艺术)互动回复给我们。

除了集结发布,维修师 Abby(也是《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的插画作者)希望作为个人行为从读者的回答中选出 3 个陌生人,从日本邮寄她手绘的圣诞明信片(看到后我多么想据为己有!!)

Abby 说:“往年的 12 月,我总在计划想去看灯饰的地方,想看的圣诞电影,和怎么说服数学老师不要在 25 号上课(几乎每年都失败)。但今年我突然想尝试一件以前从来没做过的事: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写圣诞卡,用最原始的方式 — random acts of kindness & unconditional love 來庆祝这个节日。”

“P.s. 而且,在画这三张明信片的过程中,我才真正体会到,给予带来的快乐真的能比获得要高好几个量级:)”


刘思达

一个资深碳水化合物专家

作为一个死里逃生的职业废物,我能给出的建议就是不要轻易给自己或别人提建议,我从来不这样做的原因,是我觉得,我不配。ʕ * ᴥ* ʔ


Will 夏寒

Jade 在纽约的朋友,难以概括

Buys fewer things, own extraordinary creations.

Meet fewer people, make genuine interactions.

Read less articles, submerge into the depth of a few books.

In 2020, there will be more noise than 2019. You reality will be more virtual, augmented, enhanced, but more desensitized than ever before. Some days you will get lost just as we do, but it’s up to you to venture into this metaphysical world, see it, touch it, hear it, smell it, and feel it vibrate in an infinitely interesting and timeless way.

Be beautiful, be real, and be YOU.


老边

前百度核心高管,风险投资人

努力做一个世界公民,用时间、空间和认知构建自己的平行世界。无论世界怎样改变,你都会有自己的舞台。


刘博 Nancy

风险投资人

大理想旁边住着的是小生活。

我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儿,但热爱背后有千万种复杂的情绪,热爱是可以被分类的,我的那类属于“在奔赴大理想的路上,奖励自己小生活”。那种紧张工作之间的旅行,美食、电影、看书和八卦下午茶被我看成是大理想的附属品,是跟随大理想的后尘而来的,大理想前进一大步,小生活自然前进一小步。2019 年对我来讲太特殊了,我一个一直以为自己是丁克族的人有了孩子,在家哺育三个月,发现能享受和安排小生活是种能力,享受自由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是需要感受自己的心情信号、被理性安排或被感性启发的,复制别人的生活状态是没法去评估自己的幸福感的,但大理想却总有公共的标尺去衡量你离他的远近。

“理想”和“生活”是邻居,没必要在他们前面加上“大”和“小”的定语,拿掉定语,让这两个邻居挨得近一点,你过得就是“理想生活”了,这就是我 2020 年要开始做的事。


牛凤轩 Vincent

区块链行业从业者,晚风说嘉宾(E30:Jade & 牛凤轩 Vincent) 关于 2020,在去年五月我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过

“复盘过去十年,站在每一个时间节点都有大大小小机会。而往前看,似乎却一片迷茫。”

我认为这依旧适用于明年。

关于个人,今年之前,我一直在努力探索人生的意义。在 2019 这个而立之年,我觉得似乎没有本质上的“意义”,不论“使命”也好,“意义”也好,都是人类赋予自己的。想清楚,你是为了别人眼中的“意义”而活,还是为了自己内心的“意义”而活。同时,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意义”,不需要强行找其他的“意义”。

S1E8 中,Morty 说“Nobody exists on purpose. Nobody belongs anywhere. Everybody’s gonna die. Come watch TV.”


Eraser

晚风说嘉宾(E11:Jade & Eraser)

2020 年的 20 个生存法则建议

1 学会和概率做朋友。

2 尝试戏谑化的对待一切类型冲突。

3 买一些比特币。

4 买更多的比特币并存在钱包里。

5 挑选自己的十张荒岛唱片,其中最好有一张可以感动人工智能。

6 还有一张能够让你体会到末世来临。

7 在被这个世界干的难受的时候,停下来休息一下。

8 听 Louis Armstrong 的 what a wonderful world。

9 为自己喜欢的,但可能免费得到的东西付款。比如,买票看一次演出,付费下载一张专辑,给喜欢的公众号打赏。毕竟,他们是构成这个 wonderful world 的基础。

10 起来继续干这个世界。

11 给每个认识的人打标签。之后再一个一个的去掉标签,重新认识这些人。

12 尝试系统的以编年化的方式研究某个主题。可以是 80 年代后朋克音乐发展路径,可以是加密货币演变史,可以是纽约帮派族谱。以时间为标尺平行的连接不同领域的信息。

13 尊重逻辑。虽然逻辑越来越苍白无力,但还是要尊重逻辑。

14 暂时停止所谓的“独立思考”和“冷静分析”。加入一场盛宴,先体会。

15 去一次真正的第三世界国家,找到那种没有希望和没有未来的感觉,记住这些感觉。

16 不要对抗焦虑,这个世界的基础推动力是焦虑。如果不够焦虑,可以听 Radiohead 中期的专辑,把自己浸泡在焦虑中。推荐《KID A》或者是《AMNESIAC》,效果拔群。

17 但是要清楚的知道自己焦虑的是什么,不然没有作用。

18 聊天。长时间的聊天,找各种人聊天,愉快的聊天,愤怒的聊天,自己跟自己聊天,跟人工智能聊天。

19 学会挑选。

20 如果以上不能完全做到,建议做 3、5、7、14、16、18。如果还做不到,那就只做 3、5、18 吧。如果这也不行,做 10 就好。


TT

晚风说嘉宾(E6:Jade & TT)

2020 年的关键词

知爱,平衡,接受,期望,真实

2020 对我来说是充满着期待的,因为我又可以离最真实的自己再进一步了。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2019 年,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过山车。有颠峰的幸福感爆棚时刻,也有迷失到看不见光看不清路的时候,有感到超级自豪的时候因为今年做了很多人生重要决策,又对面前即将要来临的巨山感到无比恐惧。

我学会了很多东西,真实面对自己不太想看到的那一面,面对生活中的不完美,以及真正告诉自己 it’s ok。今年的 it’s ok 的态度跟往年很不一样,因为自己也在成长 也在变化,所以只能说自己越来越真实,even 面对自己一些很不自然的行为也更真实了~

希望在 2020 年里,大家都可以寻找到更好的一个平衡,一个真正的平衡。比如,努力和顺其自然的平衡,比如,追求完美和接受失败的平衡,比如,最舒服状态的你和别人眼中的你的平衡。这是一个过程,有时在经历的时候会失去平衡,在这个时候,希望可以多一些耐心。

很期待 2020,就如我们期待每一个明天一样。


李阳

橙皮书创始人

我的建议是真的理解一个事实:过去的世界已经结束了,未来十年有一套新的法则,不要再用过往的惯性思维去生活。

所有过去你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未来十年都有可能甚至是很有可能发生。在长期历史中,混乱衰败是常态,稳定繁荣是非常态。


阿剑

译者,新手丈夫

重新学着像我们的父辈那样去生活。

前段时间看十三邀项飙先生的访谈,感触颇深,他在里面谈到 “附近的消失”:今日的我们太习惯于信任互联网上的抽象中介,放弃了用感官去感受周围的环境,对具体而切身的 “附近” 没有兴趣,也缺乏能力在其中建构出生活的意义。

很久以前我就觉得,我们这一代人跟父辈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更习惯也更善于面对机器。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对机器逻辑的理解就超过了父辈。他们还苦于不知如何面对电脑时,我们已经开始网购了。用互联网联通起来的无人格机器如今已是我们生活的绝大部分,我们使用它们的同时也被它们俘获,心智向确定性的机器偏转,开始恐惧人际交往中必然存在的多层次和不确定性。

但显然,他们有更多的 “附近”,他们更懂得跟陌生人交谈,他们更懂得回应他人的诉求,也能更快地组织起对他人的判断。

也许是年龄的关系,我开始希望拥抱这样一个世界。用自身的努力,重新建构起附近,并且动用这个附近,解决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同样地,不假设生活总会很完美,不假设总是有现成的方案摆在那里等你去购买,尝试用自己的聪明去解决问题,

也是他们的好品质,是他们比我们做得更好的地方。


正经做梦联合创始人

一定是具备了某种特异的能力,才能学会计划如何前进吧?而如同我这般散漫,对于未来不想有过多头绪的人来讲,2020 只不过是一个乏燥的四位数字,没有负担,也没有畏惧。能提醒告诫自己的,也不过是在接下来的弯弯曲曲中,姿态请尽量优雅罢了。


火山

建筑师

2020 年,将与其它年份并无不同。

所有的时间节点,不过是一个人为概念。

人和事都会在在自有的规律下演进发展,和概念无关。

任何在人为节点的许愿和总结,不过是情感上的自我慰籍。

远古时期人们靠集体祭祀自我慰籍,当代社会变成了个人的总结和许愿。

着眼当下,努力改变能改变的,平静接受不能改变的过好每一天。


Mikko 的妈妈

晚风说听众

2019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听了你们的播客,感觉很有趣很轻松,也增长了很多新知识;2020 年,希望你们分享更多有趣、温暖的故事,希望你们的节目有更多人关注和喜爱,每天来你们节目打卡,同时关注自己身心的变化,和你们一起遇见更好的自己。


Nick Gao

香港金融从业者

给我自己的生存建议就是:可以在了解和专注间找到更好的平衡点。别在惊叹这个时代的时候忘了自己。


卡咩

虚拟货币从业者

我的拥有直男般的产品观和技术观,金融对我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2019 年,当区块链把金融丑恶赤裸裸的展现到我面前时,我并没有为之倾倒,反倒在认清后进入了一个批判的世界。我开始知道,老美总在宣传的“人道主义”,通过区块链可以把金融服务带到非洲;我开始知道国家的货币超发,国家之间的汇率操纵所引起的金融海啸;我开始知道中本聪发行比特币的初心,是对当今货币政策多么痛的领悟……

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面,感觉区块链圈子里的人大多已经奄奄一息,虽然不乏认清事实还在垂死挣扎的人们,但这些人的声音大都被控制在一堵墙外,进不来也出不去。周边人偶尔传来获得自由的喜讯,是唯一能激励这群人前行的动力,感觉很悲哀,这是仅有的精神食粮。

2020 年,要学会妥协,太过的想法就不要有了。生存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体系下过日子,不要打闹,就会幸福安康。老一代的人总是对我们年轻人说,当老板的命不是人人都有的,要学会打理好自己手上的工作,才能过好日子。

后来我看着奶奶脸上带着褶皱的微笑,我似乎看懂到后面生活的样子。


朱磊

投资人

2019 年似乎给大部分人带来的是悲观,特别是最近两年中国的经济总体确实没有前几年好。

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读历史悲观和乐观是共存的,人类发达的大脑让将来充满可能性,包括短期的经济繁荣。

宏观的环境我们确实没法改变,但我们仍然有很多选择,即使很多可能是不容易的选择。尽量做让自己更可能开心的选择。

人还是精神动物,主观的感受比客观的状态更加重要,虽然经济对大部分人的幸福影响最大。我们都需要信仰都需要多感受生活中的各种美好。

长远一点看,科技仍然是人类发展的最强因素,但是不停发展的科技会让人类社会走向极端, 文化会决定我们走向哪个极端。我的理想依然是尽量让我们的将来成为一个美好的将来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的大目标都没有改变,但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做得更好:爱情,理想和责任。

Last but not least,我在这里再次跟女朋友表达一下我是无比地爱她。


Song

学生,禅与宇宙维修站成员

我们所面对的未来,是一个割裂、混乱且令人混乱的未来。有人说,历史也从来都是割裂的。没有问题,可万一我们在未来所面对的割裂,是通过历史的类比所无法理解的呢?

我总觉得人类的体内有一股力量,一股创造的力量,这股力量只能被释放。从古到今,它是以一种逐渐加快的速度被释放的。但请注意,“创造”在这个语境中是一个中性词,我们可以创造发展,我们也可以创造毁灭。但是我们真的知道什么是发展,什么能让我们毁灭吗?

在我们认识世界的方法里,科学已经算是最为“准确”而且“客观”的了。但科学哲学的论据同样可以让科学变成一个奇迹般的巧合。我们关于科学理论的选择就像选择我们的价值一样。但同样的,到底有没有客观的价值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如果科学尚且如此,那我们对于看待世界的其它方式呢?我们对于政治、经济、文化和未来的看法呢?基于不同的价值,我们必定会得到不同的结论。我们时常会依据我们所得到的结论而进行辩论,钻入论证的细节里给别人挑错,给自己加补丁,殊不知就像我们无法捍卫我们所坚持的价值一样,我们也无法指责别人的价值是荒谬的。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说:“根本就不是讲道理的时候了。”哪里有那么多道理去讲。

如果这是对的,我们本该拥有多如繁星的思想理论,可显然,我们并没有看到这种愿景的发生,好像我们不曾想过世界可以有这么多选择,好像我们没有能力自圆其说,好像我们对我们所坚持的价值没有自信,好像我们一把我们的想法发到网上,要么放在水中默默无闻,要么被所谓的政治正确所冲垮。在未来,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辩论?我们该不该鼓励大家去想?真的开放了,珍宝将埋没在土石之中,碰巧见过宝石的拿不走宝石,只好照着宝石的样子造假。都是有思想的石头,你怎么去挑?

在同一个地理空间,不同群体对于某一件事情的看法也可能不一样,有人醉心于哲学上的对与错,他们的价值来源于对世界的抽象,好像世界和政府在某种抽象中符合了一些条件,这个世界就对了。有些人,包括我的价值来源于未来,他们认为“如何达到这一目的”要比“达到这一目的我们所用的方法符合不符合一些条件”重要的很多。

我曾经有一个离奇的想法:### 提出“共享主权”的概念以对“公民身份”做出一个更新的定义:在同一片领土上设立两个政府组成共同政府,在这片领土上生活的公民在初始阶段可以自由选择所期望获得的公民身份,并需要根据此身份履行不同的义务,享受不同的权利以及行使不同的权力。共同政府依据一个及其难以被更改的宪法行使权力。我们可以赋予两个政府截然相反的属性,但一定要确保他们在一个相对中立的人眼中拥有相同的吸引力。两个公民身份要设计成在一定条件下允许转换。可是这样一来,看似解决了问题,可是却忽略了问题的本质。我们原来的想法和愿景一直都是包括着那些可能不分享我们想法的人的,举个例子,当我说中国应该这样这样发展的时候,我所说的中国,正如我所期望的一样,包含着那些和我拥有不同发展观念的人。这么生硬的分开,恐怕两边都不开心。

好在我们似乎还是有救的,就像面对不同科学理论的抉择,我们提出了一些客观标准,由人们主观来评判。面对其它看待世界的方向我们也是一样,总能排除掉一些不太靠谱的价值出发点。但最终还是要有几个排除不掉的,我们应该听谁的?

如果让你感到困惑,我很抱歉。因为相比对于实际目标的宣传,对于未来的探寻不必要有明确观点。在迷雾中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偶尔摸摸地上的温度,继续前行,总要比在迷雾中向不知何方的方向冲刺好得多。但大家还记得我之前说人类体内是有能量的吗?这个能量只能被释放,我们不能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必须要快跑,而且还是要跑加速跑。那我们能不能减速呢?或许可以,人类社会的运行是建立在不断的发展上的,或许这样可以减速:一个国家的政府加大权力(也有可能不加大,怎么舒服怎么来),经济和科技增速被控制住,其他国家则一直在不停的混乱之中,人口不断的减少。总而言之,我省下来的能量,总要有人有地方去给它释放掉。

未来的危机太多,出路也太少。何况没人能确保这条出路是对的还是错的,毕竟没有人试过。我说,我试过,万一演砸了,我怎么下台?


我们接受 BTC 和 ETH 打赏

BTC 地址:3Gm3e79QrpbFSYC64GYm1jYezekCYk72gU

ETH 地址:0xE4cD2f942f9a9Cc1c1ABc897C784129B5C57a5bf

随笔 

也可以看看